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宰执天下 > 第48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十)

第48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十)

宰执天下 | 作者:cuslaa| 更新时间:2018-11-09 18: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五年离位。.: 。

    韩冈的计划只通报到了宰辅一级,同时还有议政之中,属于章惇、韩冈的真正亲信,而且只是大略。真正的细节,则只掌握在寥寥十数人手中。

    而他五年之后,不再担任宰相的想法,更是只告知了太后、章惇、苏颂、张璪和王安石五人。

    当太后问起现任的宰辅该如何安置,谁都知道韩冈必然要给出一个看似公道的回应,才能让他的方案执行下去。

    但韩冈主动承诺只做五年宰相便不再连任,还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这下去之后,还能再回来吗?

    卸任宰相过几年再卷土重来的事情很常见,但那都是皇帝想要用他才会再召回朝中。

    若是韩冈五年后离任,必须再过五年才能回来。而那时候,即便太后还在,又有几位议政会推荐他进入两府?

    韩冈现在才四十,以他的身体情况,至少还有三十年的时间。即使到了十年后,以韩冈那时候的年纪,在两府中,依然还有一个十五年。多了一个他,就少了好几人的位置,有几个议政能够容忍?

    李清臣疑‘惑’的望着韩冈,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他有信心在卸任之后,还能掌控局势?这未免太渺茫了。

    当他卸任之后,定然只能出典外郡——总不可能留下来给人做下属——留下来的章惇,他怎么可能会不乘机清洗韩冈在朝堂中的势力?没有一定的势力,怎么再入两府?

    不过韩冈多少还有一些补偿。

    一个就是韩冈既然现在就确定五年之后会空出这个位置,想必他那一系的议政们,都会期待到时候韩冈能推动他们进入两府。接下来的几年,必定会更加用心。

    另外就是今日之后,韩冈的名望肯定比之前更胜一筹。

    分明已经站在了臣子所能拥有的地位和权势的最高峰,但韩冈还是说放下就放下了。

    他现在的承诺过两日传出去,他对权柄视若鄙履的形象,恐怕会在世人的心目中也越发的深刻起来。

    名声愈大,声望愈隆,也许居于朝外,还是能影响到朝堂政事。

    只是看着殿堂中央的韩冈,李清臣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这一次的决定当真出自于韩冈本心,自己日后绝不会站在他的对立面。

    明明有机会可以直接控制朝堂,偏偏还选了一条曲折的道路,想要立下百世之制。太过于理想化的一个人,‘性’子比王安石还要强硬,为了达成目标,连自己的权势都能放下。这样的人很危险,就像一个清醒的疯子,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挨上他一刀,而且他捅出这一刀时总是有着最充分的理由。

    “相公立身之正,确堪为万事之表。既然相公有此心,吾如何不成全。”

    太后并没有挽留韩冈,但太后这个相当于宰辅辞位,天子一辞便允的态度,朝臣们却不会错认,这与其说是嫌弃韩冈,还不若说是早已商议好的结果,所以不必多费口舌。

    “但还有一件事,还请相公为吾解‘惑’。如今两府执政选举,是通过廷推选举待选之人,再由吾从中择其一人。宰相更是由吾自两府中选拔。日后吾难以理政,皇帝依然不成器,那时候该如何选举执政,又该如何自执政中选拔宰相?”

    李清臣忽然又发现自己好像把韩冈想得过于理想化了。从太后这番话中,韩冈早就把卸职宰相后如何控制朝堂的问题一并考虑进来了。

    不过更值得感慨的是太后的态度。太后一步步的为韩冈的计划做铺垫,原本应该由韩冈手下的亲信来完成的任务,现在都由太后做了。真不知韩冈是怎么讨好太后,让太后愿意如此被其使唤。

    太后依先帝诏书假天子之权,其实就是当今的皇帝,而且是真真正正能够掌握权柄的皇帝,不是晚唐那等‘门’生天子,但她却能干净利落的放下了。尽管其中固然有生病的缘故,可李清臣觉得,如果是自己,即使已经冰凉的躺在了棺材里,也会把一只手伸出来,紧紧攥着皇帝承天受命之宝的。

    “世间皆云宰相权重,试问重在何处?”韩冈稍稍顿了一下,就接下去说道,“重在掌政务、预军事、进退百官、事无不统。尤其这个事无不统,朝廷立法,宰相掌之,要案难断,宰相决之,科举选萃,宰相问之,若议政、执政、宰相的人选,现任宰相仍可干预,其与天子何异,莫说十年,穷五年之功亦能谋朝篡位。”

    政事、军事、人事、财税、律法、教育、建设这几个方面,基本上涵盖了现有的所有统治事务,而这些事务,原本就都在宰相的管辖与过问范围之内,只是上面还有一个天子,还有一个用来遏制百官的监察体系。如今太后也要休养,可就连同监察也归属了宰相。将朝堂上下所有事务一把抓在手中,这就是皇帝了。

    听韩冈这么一数,宰相的权柄的确是大得惊人。但韩冈为什么之前不说,偏偏刚刚承诺五年后卸任的时候才说出来?

    李清臣轻轻咂着嘴,难怪韩冈甘愿只做五年宰相就辞位,原来是因为已经准备削弱宰相权柄,这样一来,日后即使不做宰相,也能遏制住东府之首。

    他悄悄瞟了一眼最上首处的章惇,却发现在这位宰相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惊怒之‘色’。

    ‘看来两人相互之间做了‘交’换。’李清臣心道。不让韩冈放心的走,他也掌握不了东府大权。

    ‘还有太后。’他想,想要让太后放心,一个,要把皇帝死死摁住,让他永远都无法亲政,另一个,就是要保住赵氏江山。韩冈和章惇肯定都做了保证,所以太后才会配合。

    “相公说的是。”太后不出意料的对韩冈的话大加赞同,“宰相、执政、议政,荷天下之重,不可决于‘私’人。”

    “故而依臣之见,宰相与执政的人选,可于京中设大议会,由选自天下各州的议员来投票决定。”

    大议会……

    又来了。

    李清臣暗暗叹道。

    州县设议会的诏书刚刚颁布不久,各地州议会、县议会才开始筹备,现在韩冈又‘弄’出一个大议会来。

    议会还没办,地方上已经被搅得一团‘乱’,当时李清臣还庆幸韩冈没有在朝堂上办个议会的打算,现在一看,是自己庆幸得太早了。

    在李清臣看来,韩冈的脑袋里面总是有着各式各样的奇思妙想,而且他总有是会想方设法、利用甚至营造形势,将这些奇思妙想付诸于现实。

    有沟通天下的轨道,有泽被万民的牛痘,还有增强军力的飞船、火炮、板甲,更有惠及工商的钢铁、白糖、棉布,林林总总,数不胜数。

    但这些之中,最为重要的,还是改变朝廷法度的廷议和议会。

    在所有人都习惯了韩冈在应对难题时,随手抛出的新鲜玩意儿,他更张祖宗之法的举动,就不那么显眼了。

    相对于王安石从财税入手来变法,而韩冈则试图先从人入手来进行变法。

    王安石因为他的法度被整个朝堂所抵/制,而不得不引用吕惠卿、章惇这等新进,从而导致更加严重的党争。

    韩冈则选择了先行拉拢朝野,等人心依附,推行起新政便轻松无比,比起王安石,韩冈的做法更加聪明。

    只是他这么做的结果,就是需要丢出去的‘肉’骨头要多得多。韩冈要收复这么些人,远比起当年王安石提拔章惇、吕惠卿、曾布等人所付出的好处要多。

    在李清臣看来,韩冈是崽卖爷田心不疼,做着管家,可着劲的把主家的东西丢出去。

    真要说起来韩冈所付出的代价本也不是他的,得到的好处去是实打实的属于他本人,这等买卖的确有得做。尤其是在主人家也不心疼的情况下,买卖就更好做了。

    太后的确也不在意韩冈又要拿着天家的东西给外臣分红,饶有兴致的问道,“何为大议会?”

    “县有县议会,州有州议会。用之于国,就是大议会。各州议会推举出两人,担任主持议会会议的正副议长,而这两人,便是大议会议员。大议会掌立法之权,同时执政、宰相的选举在议会中召开,究竟何人当选,也将由议会所有成员来决定。”

    大宋四百军州,大议会议员总数八百。用大议会来代行天子之权,也就是说,只要说服了其中四百议员,就能将宰相的职位给预定了。

    ‘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说到底,还是要靠势力。’有心再进一步的李清臣想着。

    而太后还在那边继续问着,“县议员须是举人,州议会须是进士或诸科,那大议会议员呢?都得是进士?”

    县议会是秀才有选举权,举人有被选举权,州议会是举人有选举权,进士和诸科有被选举权。以此类推,那大议会就该是只有一甲、二甲的进士才有被选举权了,最低也要是个进士。但不论李清臣怎么想,这个推论都不现实。

    韩冈也的确没有这么定:“进士三年才三四百人,出仕在任的连三千人都不到,就连朝堂都尚有诸多阙额,州县亲民官也还有许多非是进士出身。大宋四百军州,大议会八百议员,若是只有进士才能成为议员,这一下可就要少了一半知县了。”

    说来说去,还是诸科得意。八百议员,不知要有多少给诸科占去。

    李清臣正想着,猛然间想到韩冈前面的话,心神一凛,慌忙出班,一下打断了太后和韩冈之间预演了多遍的问对,“相公之前所言,清臣有一事不明,敢问相公,如今天下四百军州,望州数万户,下州仅千余户,若四百军州无论紧望,皆有两人为大议会议员,岂是公平之举?”;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