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 1850.第1850章 终究是个可怜人

1850.第1850章 终究是个可怜人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 作者:南山闲鱼| 更新时间:2018-11-09 18: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救了王越。

    是悲欢。

    悲欢及时赶到。

    他将石块扔在邵也脸上,所以刚才发出惨叫的是邵也,而不是王越。

    悲欢来了,王越安全了一半。

    悲欢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王越身边,解开帮助王越的绳子。

    脱离绳子的束缚后,王越和悲欢背对背迎敌。

    在悲欢给王越解绳子的过程中,邵也的手下将王越和悲欢团团包围,可以用水泄不通来形容。

    “不错,不仅没死,还找到这里。”邵也夸奖悲欢。

    悲欢腹部处的衣服被鲜血染红,幸运的是,血已经止住。

    造成悲欢腹部伤口的,正是邵也。

    “束手就擒吧,我已经通知警方,警方很快就会赶到这里。”悲欢道。

    “从我决定动手的一刻起,我就没打死活着,但是在我死之前,我要你们给我垫背!”邵也命令他的手下,“上!”

    邵也的这帮手下都不是普通人,拳脚功夫都很厉害,拳脚时不时落在王越和悲欢身上。

    但王越和悲欢没有倒下,他们不能倒下,一旦倒下,邵也那帮手下群起而上,他们将再也起不来,只能倒在地上挨打。

    何况,他们怎么可以在这里倒下。

    在这股信念的支撑下,邵也的小弟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当然,王越和悲欢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王越和悲欢身上的痛苦并不比那些倒下的人差,只不过王越和悲欢比较能抗。

    最后,王越和悲欢解决邵也所有手下,王越和悲欢也虚弱得半跪在地上。

    “没事吧?”大汗淋漓的王越问穿喘着粗气的悲欢。

    “还撑得住。”悲欢道。

    王越点了点头,然后憋着一股劲儿,来到邵也身边。

    邵也瘸了一条腿,不可能是王越对手。

    可以说,现在王越想怎么宰割邵也,就怎么宰割邵也,一切皆在萧川一念之间。

    所有手下被王越和悲欢联手打倒,邵也脸上没有出现一丝慌乱。

    他笑着,她的笑容阴森悲观。

    “告诉我,韩瑾荷在哪儿?”王越无心伤害邵也,只想知道韩瑾荷的下落。

    自从他来到工厂,他还没有看见韩瑾荷。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会拿我怎么样呢?”邵也笑道。

    王越能拿邵也怎么样呢?

    邵也也是个可怜人。

    虽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他终究是个可怜人。

    “我不会告诉你那个女人在哪,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之前跟你说的话都是骗你的,那个女人跟在不在这个废弃工厂,她被我安防在一个可以要她命的地方,你最好快点找到她,不然你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她。”邵也道。

    “邵也,你别逼我。”王越攥紧拳头。

    邵也盯着王越攥紧的拳头,道:“怎么,你要打我,我打赌,你不会打我,因为是你欠我的。”

    “告诉我韩瑾荷在哪儿!”王越加重语气问。

    “你的拳头应该握得再紧一点,你的表情应该更愤怒一点,即便如此,也没什么作用,你不能对我动手,因为是你欠我的。”

    邵也这一次说完,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平安无事,王越出拳,一拳打在邵也脸上,将邵也打倒在地。

    “王越,你个王八蛋,你竟然敢打我,我有今天,我变得这么残忍,我变得这么失去理智,都是你害我的,都是你欠我的,你竟然敢打我!”邵也冲王越大喊。

    王越面色淡然,丝毫不受邵也话的影响,淡淡道:“我很遗憾当初只就了姬舞一个人,没有救你和姬舞两个人,但我并不觉得是我欠你的,你身上所遭遇的事情我很悲痛,但我并不为因此而自责愧疚,可能我没有做到最好,但我做到我应该做的。”王越道。

    “狡辩,都是狡辩!”邵也愤怒道。

    这个时候,敢来的警察涌入工厂。

    “本来还想和你多聊一会的,但是看眼前的情景,没有那个机会了。”邵也道。

    “告诉我韩瑾荷在什么地方!”王越喝问。

    “在一个你永远也想不到的地方。”邵也癫狂一笑,然后一头撞向墙壁,他想自杀。

    撞到墙壁后,邵也倒在地上,死活不知。

    王越还不知道韩瑾荷怎么样,立刻跑到邵也身边,想将邵也弄醒,从他嘴里知道韩瑾荷的下落。

    “王越,你冷静点。”柳菱对王越道。

    然后,柳菱检测邵也的心跳和脉搏,虽然很弱,但是还没有死。

    “把他送去医院,等他醒了,你有什么问题再问他。”柳菱道。

    这不可行!

    晚一秒找到韩瑾荷,韩瑾荷就受一秒的伤害,王越现在就要知道韩瑾荷在哪儿。

    他想强制将邵也弄醒。

    却被柳菱阻止。

    “王越,你冷静点!”柳菱加大音量对王越道,“你若是强制弄醒他,很有可能伤害到他,若是他出现什么问题或者死亡,都要算在你的头上。”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你想快速找到你的朋友,我和我的同事会帮你找你的朋友,一定会找到的。”

    没有办法从邵也口里得知韩瑾荷在哪儿,王越便问邵也那帮手下。

    他们说,一开始,邵也把韩瑾荷带到工厂,但是后来,邵也开车带着韩瑾荷出去了一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回来的时候,只有邵也一个人,没有韩瑾荷。

    毫无线索之下,王越急了。

    雀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邵也在雀城范围内藏一个人,想找到绝非易事。

    “你派人送悲欢去医院。”王越看了一眼悲欢腹部的伤口,本来,悲欢腹部的伤口已经止血,但随着刚才的恶斗,伤口破裂,再次流血。

    “嗯。”柳菱点点头,他看着站都有点站不稳的王越,对王越道,“你也去医院吧,你朋友的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找到的。”

    王越摇了摇头,他相信警方,但他更相信自己。

    他做不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苦苦等待消息。

    但问题上,没有一点线索。

    谁也不知道邵也把韩瑾荷藏到哪里。

    如今的邵也心理变态,王越真的很担心韩瑾荷已经遇害……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