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极品鬼女阴阳鉴 > 1191.第1190章 调戏

1191.第1190章 调戏

极品鬼女阴阳鉴 | 作者:我是张小帅| 更新时间:2018-11-09 19:5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刚都是被形式所迫啊,我要是和孙阳光一样,我早被打残废了,哪里还能完完整整地站在你面前啊,南南。。: 。 ”

    王贵追着马南南跑过去,马南南却头也不回。

    刘班‘花’跟着孙阳光的担架走,一直再对孙阳光说话:“阳光,你睁眼看看我,你要坚持住,知道吗?”

    刘班‘花’看到孙阳光颤动的睫‘毛’心一阵欢喜,她回头望了一眼王凡的

    方向,心里道了声谢谢。

    周武在担架微微睁开双眼,略微看到了身边的兄弟一个个被抬出去,貌似要送到医院去治疗。

    他的定身咒效果还没过,一动也不能动,倒是对病情好了许多。

    此刻他心全是对王凡这个人的赞叹,把他这么多弟兄打得身负重伤,可真是不得了。

    红衣‘女’不停地指挥前后,这次受伤的人一共有几十个,楼底下的车都不够用了,还要送这么多同学回去。

    王贵自动请缨道:“我爸那边还有好多车,他是码头的,有自己的货车队,我去打电话叫一批过来。”

    红衣‘女’感谢了他,王贵竟然觉得红衣‘女’马南南还好看一点。

    他才用‘花’言巧语哄骗马南南,马南南刚好一会看见王贵和红衣‘女’眉目传情,好像还互相留了手机号码。

    马南南咬着手帕大骂负心汉,转身跑,王贵一看,不得了刚刚建立起来的友谊又崩塌了,这会又追去赶着筑桥。

    他已经和商会通过了电话,商会那边说十分钟之内,车能开到ktv‘门’口。

    王贵的老爹还不知道什么回事,要王贵自己打电话给他。

    一听说儿子出了事,娘娘嘞,心尖的,他四十多才这么一个儿子,这不顾劝阻也要顶着心脏病高血压过来,王贵在手机里是哭天喊地才把他爹给劝回去了。

    底下一阵人仰马翻,过路的刑警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会包间里只剩下了周发,王凡和闻人两兄弟。

    周发‘舔’着脸道:“不知各位,我处理事情还可以?”

    闻人泽道:“这王先生是家师的贵客,得罪家师的客人是得罪我,好歹王先生也没说你们什么,这件事不了了之好了,但下次再发生我绝不轻饶你。”

    周发又敬一杯茶水,让双胞胎其一人端去,那个双胞胎嗲声嗲气地扭着腰走过去,想把一杯茶水递到闻人泽的手里。

    她觉得这少年俊美异常,便动了歪心思,再加主人的示意,更是这么手一摇装作要摔倒的姿势,想要等着闻人泽过来扶自己时顺势跌倒他怀里去,然后各种‘诱’‘惑’。

    但她的算盘打错了,她这么摔到地,没人理,最后气愤地站起身来回到周发身边撅着嘴好像谁欠了她钱似的。

    闻人语看到这场景乐得捧腹大笑:

    “你来勾引我大哥,还是算了吧,我大哥再怎么说也是个少林俗家弟子,八大戒四大空,滴酒不沾不碰‘女’人。你勾引他是白费劲,不如来勾引我。”

    王凡打眼瞧了瞧这个白面后生,一副好学生的长相硬是不伦不类地烫个头发,‘性’格也是意外的张扬。

    周发道:“闻人公子要是喜欢送你几天也无妨。”

    说完把其一个双胞胎推了出去。

    那双胞胎刚离开周发的手,闻人语是一勾把这‘女’孩勾到自己怀里来个后下腰。

    他把嘴巴在‘女’孩身绕了一圈,几乎触碰到了‘女’孩的嘴‘唇’。

    看那‘女’孩都闭眼了,他这么把支撑的手放开,‘女’孩啪地摔在地,这么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闻人语捧腹大笑道:“被勾引的感觉还不错吧。”

    闻人泽看到弟弟这样,深沉的‘性’格促使他降低声线道:“阿弥陀佛。”

    闻人语停止了大笑,坐在一旁玩起手机。

    闻人泽向周发道:“我弟弟是这个‘性’格,你别太怪罪。”

    这间最尴尬的还是周发,他调教的两个美人被这两个不知道美‘色’的年轻人给糟践,心暗暗不爽,又不敢表‘露’出来:“哈哈,两位公子开心好。”

    闻人泽站起来道:“说起来,王先生我们也请到了,那这里我也不多留了。”

    周发笑着客道:“不如再留会,我叫厨房做些晚膳。”

    闻人泽道:“不必了,佛家这个时间是净口的。”

    “那两位公子要是有需求,还请来我家ktv,我一定给你们最好的服务。”周发送客。

    送走了几人,红衣‘女’便回来了,一进‘门’看到周发皱着眉头一副抑郁的模样。

    说的是,这事搁谁身,谁不抑郁,要教训的人没教训到位,还被别人反一将军,又见到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给对方点头哈腰。

    “老板,天‘色’不早了,要不您先回去睡吧。”

    红衣‘女’的意思是她来善后,这包间被打碎的东西,还有一地的血迹残渣,这得小心处理一下,到第二天联系施工的人重新照着原样装潢。

    “你知道刚刚来的那男子是谁?”周发道。

    “我知道,不是京四大家族只的闻人一派。”红衣‘女’道。

    “你知道他家的产业有多大吗?”

    红衣‘女’摇摇头,这ktv的客人她都熟悉,四大家族也听说过,之间某些人也认得,但具体也没有了解的必要,因为几乎碰不面。

    “掌握京的经济命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心,家‘门’之下的权势金钱都是顶峰。”

    这草草一句话已经说出了周发心全部的恐惧。

    这种家族是一个团体,而非一个人,如果是一个有金钱权势的人,那么他更有权势金钱之人可打倒他。

    但如果面对一个团体,每个人或多或少的权势金钱组成了一张,这张很密几乎牢固不可突破,那是极其可怕的。

    这是周发忌惮的,也是京无数人忌惮的。

    而此时王凡下了ktv,他向三人道谢道:“多谢,要不是你们我今天可能还要多‘花’些功夫才能把人都带出来。”

    要不是这两兄弟,王凡着急到最后很可能杀了‘逼’人太甚的周发,反正他懂得一些离古怪的道法,警察也查不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