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1430章 豪门姐妹9

第1430章 豪门姐妹9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作者:很是矫情| 更新时间:2018-11-09 20:3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430章 豪门姐妹9

    之前丁延让丁妈妈跪下来跟丁凝蝶认错,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 (.  . )

    急吼吼把所有的事情推到丁妈妈的身上。

    丁妈妈现在心里的滋味还不知道是怎样的。

    两方拼得你死我活,仇恨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日积月累。

    宁舒将丁妈妈拉到自己的身后,开口说道:“这件事的真相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说不定是丁凝蝶故意摔下去的。”

    “你从楼上给我滚下去,我就相信你的话。”白翰墨冷冷地说道。

    “有谁会舍得伤害自己,自己从楼上滚下去,丁雪晴,找理由也找好一点。”

    “以前我只觉得你明媚美丽,但是现在看来,是一个草包,而且还是一个恶毒的人。”

    白翰墨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失望。

    宁舒嘴角不停地抽搐,什么玩意。

    我什么样关你什么事。

    不需要你失望。

    “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等我的律师来找你。”白翰墨眉眼冷酷,“不然以后谁都能欺负我的人。”

    宁舒表情镇定,“好呀,你请律师呀。”

    “如果证实了丁凝蝶是自己从楼上滚下来的,那才叫丢人,白家的媳妇是一个用卑鄙手段陷害别人的女人。”

    宁舒嗤笑了一声说道。

    “我没事的,白翰墨,不要把事情闹大了,我真的没事的。”白凝蝶朝白翰墨说道,“我真没事。”

    “怕什么,现在有我给你撑腰,现在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白翰墨霸道地说道。

    “只要你从楼上滚下去,我就不追究。”白翰墨指着宁舒。

    “我去。”丁妈妈说道。

    宁舒愣了一下,看到丁妈妈出病房了。

    宁舒扫了一眼丁延,丁延头偏向一边,没有说一句话。

    宁舒内心毫波动,连忙跟上去。

    丁妈妈站在楼梯,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西服的保镖。

    显然是白翰墨让人来监视丁妈妈的。

    要亲眼看着丁妈妈从楼上滚下去。

    保镖看着丁妈妈的眼神带着鄙夷,显然并不相信丁妈妈会滚下去。

    宁舒拽着丁妈妈的手,连声说道:“妈妈,你不用这么做,我有办法的,不用这样。”

    丁妈妈看向病房,见丁延一直不出来,神色失望。

    “妈妈。”宁舒凑到丁妈妈的耳边,“这是让仇者快亲者痛,根本不需要滚下去。”

    丁妈妈拨开了宁舒的手,很果断地从楼上滚下去了,身体蜷缩成一团。

    额头撞在墙上,淤青一片。

    宁舒连忙扶起丁妈妈,朝有些惊讶的保镖说道:“告诉你家主人,我妈妈已经从楼上滚下来了。”

    宁舒直接背起丁妈妈,去找护士包扎伤口。

    丁妈妈的头撞得发晕,软软地趴在宁舒的背上。

    丁妈妈还真是刚烈,这是故意折磨自己,何苦呢。

    如果是宁舒,宁舒不会自己滚下去,而是要拉着丁延一起滚下去。

    不,应该一脚踹翻丁延。

    宁舒把丁妈妈放在病床上,护士给丁妈妈涂药水。

    宁舒无语地说道:“妈妈,咱能不自残么,要残也残别人成不。”

    “你跟爸爸生活了这么多年,爸爸是什么性子你还不了解吗,干干嘛用这种方式试探他。”

    丁妈妈虚弱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爸爸不会救我的,我现在彻底死心了,那个录音要留着,留到最后。”

    宁舒告诉丁妈妈,单独跟丁凝蝶在一起,一定要注意,要录音。

    “她说什么,让你这么生气。”宁舒问道,“就算你滚下楼,白翰墨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丁妈妈拿出了手机,宁舒点开了录音,里面传来了丁凝蝶的声音。

    “阿姨,我想结婚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妈妈来参加婚礼。”丁凝蝶的声音充满了哀求。

    丁妈妈冷硬地拒绝了,“不可以,丁家丢不起这个人。”

    “难道阿姨怕我妈妈吗?”

    “怕我妈妈出现在阿姨的面前,害怕爸爸见到妈妈。”

    “笑话。”

    “其实阿姨我一直都挺同情你的,你虽然是丁太太,但是你是一个连丈夫的爱都得不到的可怜虫。”

    宁舒听到丁凝蝶惊叫了一声,应该是丁妈妈将丁凝蝶推下去了。

    宁舒关掉了录音。

    “就算是白翰墨要请律师,我们也不会输,丁凝蝶这是故意言语刺激唆使你犯罪。”

    “干嘛要从楼梯上滚下来。”

    宁舒将录音传了一份到自己的手机中。

    “这痛我记着,越痛心里就越坚定。”丁妈妈说道,“我们回去吧。”

    宁舒扶着丁妈妈,心里明白丁妈妈说什么。

    说的是丁延,看样子丁妈妈是彻底放弃丁延了。

    宁舒将丁妈妈扶上车,然后自己上车开车。

    宁舒见丁妈妈靠着椅子,安慰道:“妈妈,你也别太伤心。”

    “其实很少男人会对家庭和婚姻忠诚的。”宁舒开口道:“唯有通过道德和法律来约束不忠和背叛。”

    丁妈妈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我忍着丁凝蝶,也没见他感激一下。”

    “换来的是冷漠以对。”

    “妈妈,你大可不必如此伤心,了解男人,你就知道,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宁舒转动着方向盘。

    “妈妈,咱们就从生物繁衍的角度来谈男人,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雄性想要将自身携带的基因繁衍下去,就想要尽可能多跟雌***配。”

    “通过不停地交.配,跟多个雌***配来将自身的基因传递下去。”

    “这种要交.配要繁衍就是雄性动物的本能。”

    “所以男人的花心是刻在骨子里的,不用太伤心了。”

    丁妈妈:……

    “但是你这样说也太绝对了,虽然你爸爸不是好男人,但是还是有好男人的。”丁妈妈说道。

    宁舒点头,“我知道呀,这就要谈到自控力的问题,有些男人能克制本能,就成了口中的好男人,有的人直接放浪形骸,释放天性。”

    “只要有条件,很少有男人把持得住。”

    丁妈妈完全没有被宁舒安慰到,反而更加忧心忡忡了,“你才多大的年纪,怎么就这样了。”

    “妈妈,我的意思是,遇到好男人就珍惜,但是也别太对男人抱多大希望。”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