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诡道传人 > 1567.第1567章 为了苟活,梦寐之物!

1567.第1567章 为了苟活,梦寐之物!

诡道传人 | 作者:龙雅人| 更新时间:2018-11-09 21: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鲲鹏是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的人,他明明下令让全军撤退,可是后面前来支援的逆天兽大军却突然将大帐整个的包围了起来。品-书-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抗命,意味着擒王!



    不敢耽搁,他当即扭头看向童言道:“童兄,你也看到了,我明明下令全军撤退。可是……可是这些逆天兽似乎要抗命,我劝你们最好做些准备,我现在恐怕已经无法掌控整个大军了。一定是司徒玉鑫,一定是他在背后搞的鬼。”



    逆天兽的突然动作,身处大帐之的童言等人又怎能不知,现在鲲鹏亲口说出来,倒也为他赢得了活命的转机。否则的话,童言或许已经出手要了他的命了。



    身经百战的童言,绝对见惯了大场面。即使现在逆天兽已经包围了大帐,可童言仍旧毫无惧色。



    他看向鲲鹏,然后严肃的道:“看来你这主帅也是个傀儡,真正操纵整支军队的还是那司徒玉鑫。现在我们已经被层层包围,你倒是说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被童言这么一问,鲲鹏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他稍稍迟疑了一下,这才答道:“如果跟逆天兽硬拼的话,你们想活着离开的可能性并不大。除非……除非你们用些别的手段。如挟持我,用我来做人质。如果他们还认我这位副门主的话,你们能凭我这个人质顺利脱身。”



    鲲鹏所说的方法,童言何尝没有想过。只是逆天兽的突然抗命,已经说明圣门根本不在乎鲲鹏这个所谓的副门主。以鲲鹏作为人质,只怕到时候圣门大军更加肆无忌惮了。



    其实童言的心已经想好了脱身之法,但他需要时间,需要准备的时间。



    “鲲鹏,你这法子也许有效,也许无用。我看不如这样,强良、羿天,你们两人押着鲲鹏出去试试。如果对方在乎鲲鹏的话,咱们以他为人质脱身,如果不尽如人意的话,速速退回来。明白了吗?”



    强良和羿天听此,立刻齐声应是。



    两人也不废话,直接一左一右的夹住了鲲鹏,这么带他向帐外走去。



    眼见他们出去,童言迅速取出蓝魄剑,立刻在地画了起来。



    他所要用的脱身之法是土遁之术,他能从天道盟的第四阵地直接传送到这儿,自然也能从这儿直接传送回天道盟的营地。



    现在看鲲鹏他们能够争取到多少时间了,最好足够他完成传送阵的布置。



    大帐之外,强良和羿天一左一右的夹着鲲鹏出来。



    鲲鹏倒也十分配合,他这边刚刚出了大帐,大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吗?我已经下过令了,全军撤退。你们难道聋了,还是故意要抗命吗?”



    他的声音很大,一方面是说给这些逆天兽们听,另一方面也是说给大帐内的童言听。



    他这边话声刚落,逆天兽之便走出了一位身着金色长袍的老者。



    老者看了看鲲鹏,一脸褶皱的脸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副门主,你虽然地位尊崇,可你并非此次大军的主帅。你下的命令,又怎能算数呢?另外,门主早有过命令,只要是天道盟的人,格杀勿论。现在你这大帐之有天道盟的人,我们又岂能此放过?副门主,看来只能说声抱歉了。这些天道盟的家伙,今天必须得死。”



    鲲鹏显然是认识面前这位金袍老者的,所以金袍老者这边话声刚落,他便勃然大怒道:“老东西,你不过是门主的内臣,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你也知道我是副门主,算我无权下令让大军撤退,可我身为人质,你们难道也不管不顾吗?你们该不会想将我一起杀了吧?”



    金袍老者皮笑肉不笑的答道:“我们只杀天道盟的人,至于你会不会被天道盟所杀,那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副门主,抱歉了!”



    说到这儿,看这老头高举起手,眼看着要下令。



    鲲鹏见此,脸色大变,立刻抢先说道:“慢着!金长老,我知道你追随门主多年,是门主最信任的人。可你不能替门主做主吧?难道门主不会在乎我的安危,任由你乱来吗?再者说,这些逆天兽可都是我造出来的,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们总不能过河拆桥,寒了我的心吧?”



    听鲲鹏这么一说,金长老这才将手放下,然后轻笑一声道:“副门主,你是个聪明人,我今天为何会出现在这儿,你应该也能猜得出来才对。如果门主真的信任你,为何不让你直接当主帅?如果你值得信任,又怎会与天道盟勾结,全然不顾我圣门的利益呢?的确,你对圣门确实有功劳。可同样的,你也获得了生的权利,还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高位。门主待你不薄,如果不是你心生反意,你以为门主还会如此防你吗?话说到这里,希望你多多包涵。”



    鲲鹏听此,心着实寒了半截,他自认聪明,可司徒玉鑫又岂是愚笨之人?在这场博弈之,他已经完败了。而如果今天死在这儿,他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接着急声道:“等等,门主不是一直想要那个东西吗?我可以为他寻来,前提是,放我一条生路。如何?”



    为了能活着,鲲鹏可以放弃一切,不管是地位还是尊严。



    金长老听此,微微皱眉道:“你没有在骗我吧?你真的知道那东西的下落?可如果你知道的话,为何之前没有告诉门主呢?”



    鲲鹏粲然一笑道:“告诉门主?我什么都说出来的话,还用什么保命?我如果不给自己留点儿后手,只怕我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金长老,你仔细想想,用门主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东西,换我这条贱命。难道不值得吗?”



    金长老闻此,暗自思量了一下,接着呵呵笑道:“值得,当然值得。副门主能屈能伸,的确是大丈夫。好,既然如此,那我饶你一命。可前提是,你得让我相信你,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信口胡说呢?”



    鲲鹏口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究竟什么东西会是圣门门主梦寐以求之物呢?



    答案令人震惊!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