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百十二章 廉梧(三)

第三百十二章 廉梧(三)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作者:孤独麦客| 更新时间:2018-11-13 02: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说邱麟这人,原本是李成栋的部下,陕西宁夏府人氏,年纪轻轻就骁勇善战,被选入李成栋的亲兵队伍之中。后来被放出去带兵,立了不少功劳,于是就被任命为高州总兵,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不过邱麟这人并不是什么心性良善之辈,事实上这人对于来高州还是颇有怨言的,特别是一些老兄弟留在广州、惠州这种繁华之地,吃香的喝辣的,收钱也收到手软,令他非常嫉妒。而高州呢,实在是穷得不像样,想刮钱都刮不到多少,因此邱麟心里非常不满。怨气日积月累之下,正好碰到南明朝廷拉拢,于是一下子就被拉了过去,渐渐疏离了李成栋的体系。

    等到后来惠国公李成栋病死,他的两个儿子反目成仇后,邱麟就更没人管束了,基本上成了广东的第三股割据势力。只不过因为高州贫困,他这股割据势力的实力有点差,上不了台面罢了。

    这次东岸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取廉、梧等州,邱麟也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害怕被直接吞并,因此在州内点检兵马,提前做些准备。也正好在这个时候,顺国派出的使者间道抵达州府茂名,与邱麟接上了头。

    顺国使者直接向邱麟明码开价,只要其易帜归降大顺,那么可留任高州,担任高廉防御使,领高、廉、雷、琼四府。邱麟对这个开价有些心动,他现在只有一府,如果接受了大顺的任命,并且大顺也成功驱逐东国人的话,那么他老邱岂不就成了四府之主?不过邱麟也是个老奸巨猾之辈,他在广东多年,虽然没见过东岸军队的实力,但也隐约听说了一些,印象中还是不错的。而且这些人长于舟船、大炮,顺**队能不能真的席卷而下,也是个未知数。因此,邱麟这厮在收了大顺给予的委任状及官职告身后,却也没有立即易帜,而是继续打着南明朝廷的旗号浑水摸鱼。

    他浑水摸鱼的对象是廉州。这个紧靠广西的府原本也有一位总兵,同样是李成栋部将出身,几乎与邱麟一同被南明朝廷分化拉拢。只不过后来这人运气不佳,突然病逝,将偌大的廉州拱手让了出去,竟然被南明朝廷那帮文官给控制了,也是丢人。

    这次东岸大军在钦州登陆,进而占领廉州全境之后,主力部队便西进、北上去了,留守在廉州境内的部队并不多,很多时候一个县城也就百来个兵罢了,可谓空虚已极。在这种情况下,邱麟这厮便动了心思,想要集结兵马去廉州碰碰运气。

    不得不说,邱麟虽然已经快七十岁了,但真心是一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即便高州府在广东较为偏远,但他也不至于耳目闭塞到如此程度,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东岸人头上,这不是活腻歪了是啥?

    1688年年中的时候,邱麟集结了万余人马进抵廉州永安所附近,意图不轨。而恰巧彼时登莱方面的新军第六师主力抵达廉州府城合浦县,邱麟这厮又连夜带着部队退了回去,仿佛惊弓之鸟一般。

    等到第六师西调进入南宁府之后,邱麟这厮在潜越过来的顺国使者的催促下,又一次集结部队,打算对廉州动手。结果恰逢澳门方面派出的第二支雇佣军抵达,同时钱进宝的部队也从前线换防回来整补,因此这厮又一次怂了,带着人马退了回去。

    也就是说,邱麟两次窥视廉州,结果都没成功动手,说起来也是一桩笑谈。不过呢,刚刚走马上任的廉梧管委会主任姜云帆可不认为这是什么好玩的事情。相反,他以一种严肃的态度看待这种背后的不稳定因素,即高州总兵邱麟此人蠢笨已极,且受了顺国方面蛊惑,是一个严重的隐患,必须予以剿灭。

    为此,在己方兵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姜云帆想到了与广州的李元皓合作,一同发兵剿灭了这厮。邱麟这人既贪且笨,又没有国际眼光,根本不知道东岸人有多厉害,因此换李元皓来做这高州的主人也不错,至少这个人还是明白这东南沿海洋面上到底谁做主的。

    不过,高州府可以作为出兵的甜头送给李元皓,顺便以此捞一些商业利益,但近在咫尺的雷州府、琼州府等地,姜云帆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这两个府之前一直是南明朝廷直辖,地方上或有些小势力、小诸侯,但都不成气候,可以算作是“优质资产”。广州的李元皓肯定是对这两府虎视眈眈的,想欲吞之而后快,毕竟这里在李成栋时代就归他们李家管,只不过后来被昆明方面分化拉拢了过去罢了。

    姜云帆当然也知道李元皓想要借此将高、雷、琼三府一口吞下,但他并不打算彻底满足他。给一个高州府在他看来已经是极限了,至于雷州府和琼州府,嗯,还是留给大明朝廷吧。至于说大明朝廷在哪里?那还不简单,当然是目前正处于东岸人庇护下的浙南鲁王政权啦!目前鲁王名叫朱弘桓,是已故鲁王朱以海存世的长子,前几年在温台一带袭的爵位,年纪三十许人,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姜云帆琢磨着,现在南明的永历天子不知所终,多半是遭了不测,那么遍观整个大陆,也只有浙南的鲁王有资格承袭大位,撑起明朝那副烂摊子了。因此,他觉得雷州、琼州二府也许可以留给鲁王政权来管辖,以壮壮他们的声势。至于说温台与雷穷相隔数千里,不好管辖的问题,其实在有东岸海军帮助的情况下,压根就不是什么无法克服的难题。

    当然有人会说,鲁王从浙南派人、派兵、派粮都得仰仗东岸海军,那岂不是导致雷、琼二府事实上被东岸人控制了么?对于这个论调,姜云帆得说一句,那不是特么的废话么!鲁王政权能坚持到现在,本身就是靠东岸人帮忙,本身就是一个傀儡政权,温州、台州都被东岸人渗透控制得牢牢的,何况远隔万里的雷、琼二府?东岸人之所以祭起鲁王这面破招牌,主要还是为了减少地方上的阻力,能更好地攫取利益罢了。说白了,他们只要贸易捞好处,而不想占地盘并对当地百姓负责,更何况本土执委会诸公应该也不会允许他们胡乱扩大地盘,因此还是通过鲁王政权来间接控制好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就只能对不起惠国公李元皓了。毕竟你是臣子嘛,日后鲁王监国乃至登基之后,就是正儿八经的君臣名分。作为臣子,怎么能抢主君的土地呢?这雷州府、琼州府,还是留给朝廷的好,有个高州府已经足够酬功了,不要不知足。而为了防止惠国公一时冲动之下铸成大错,姜云帆想来想去,还是得派出一支部队进入高州府,隔开李元皓部南下雷州半岛的途径,谅那李元皓也不敢在这件事上与东岸人翻脸。

    而定下了高、雷、琼诸府的安排,姜云帆便不再在这上面浪费精力了,他开始思考起了廉梧管委会的未来。

    老实说,这个远东第五藩,其实原本本土是不打算成立的。尤其是执委会里分管财政、农业、交通等工作的委员们,对此诟病甚深,认为这将变相鼓励远东的官员们擅启边衅,扩大地盘,最后连累本土来给他们擦屁股,故倾向于反对成立这个藩镇。

    不过好在陆军、海军方面都极为支持,再加上执委会主席马文强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也同意新建一个藩镇,于是廉梧管委会就这样惊险地成立了!姜云帆这个在远东打拼了数十年的中年人,终于也抓住机会一步登天,走上了高官领导岗位,运道确实非常不错。

    姜云帆也通过一些好友打探过此中曲折,因此他明白了自己今后一段时间的施政纲领,那就是镇之以静、深固根本、发展经济。再简单点说,就是不给上头惹事,平稳发展即可。

    镇之以静其实很好理解。如今廉梧沔等地大的战事已经基本结束,防线也已经基本固定了下来,剩下的就是组织部队在各个要点驻扎,与顺军和平对峙,缓和前一阶段因为“贵县事件”而造成的有些紧绷的关系。

    深固根本说的其实是发展农业生产,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进而提升他们对东岸政权的拥护程度。这件事,需要其他诸藩的协助,比如资金、技术、设备等方面,毕竟廉梧藩要啥没啥,一切只能靠化缘了。

    发展经济说的其实是与广东、越南乃至东南亚地区的贸易。廉梧藩的位置其实还是不错的,钦州港又是北部湾相当不错的良港,好好整顿一下的话,未来其实可以作为一个重要商港来定位的。这个年头,想要富裕,不发展贸易显然是不行的。姜云帆历任东岸朝鲜公司老总、海珠岛商站站长,在贸易方面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独到见解的,因此他打算重点发展贸易,以快速获取急需的发展资金。

    至于说发展与顺国广西部分的贸易,这也不是不可以。但姜云帆估摸着,长沙方面暂时怕是难以咽下这口气,这与桂林、柳州、南宁等地的贸易,注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以走私的形式存在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