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宰执天下 > 第305章 不悖(九)

第305章 不悖(九)

宰执天下 | 作者:cuslaa| 更新时间:2018-12-02 01: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隔着宽阔的湖面,文及甫望着对岸的水阁。

    文府东园,本为药圃。后为文彦博买下,改造成洛阳、水面最大的园林。

    雾气蒸腾而上,数百亩湖面烟波浩渺,衬得对岸的渊映、?e水二堂宛如立于仙境。

    白天的时候,文彦博总喜欢在两间楼阁中度过。

    方才与文煌伦说要出门去的文煌仪,此刻却悄然来到文及甫的身后,一声不吭地站着。

    文及甫没回头,“三十和智严还在?e水堂?”

    文煌仪点点头,“还在。”

    “方才与三十见面,怎么说的?”

    文煌仪把他与堂兄弟的对话说了一遍。

    文及甫安静的听着,最终一声叹息,“不肯回头啊。”

    文及甫管家有二十年了,家里但凡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知道一二。更别说自家父亲文彦博身边发生的一切。

    文煌仪和他身边的一帮人,在做什么,想做什么,文及甫都了如指掌。

    到底能做什么,文煌伦他们没有自知之明,而文及甫却早就给他们划下界限了。

    “三十哥蛊惑阿爷,就想着为赵氏尽忠。举族上下几百口人,倒是不顾了。”

    文及甫摇摇头。

    文彦博哪里是受到蛊惑,只是越老越固执,与文煌伦一拍即合罢了。

    文彦博前两年都说要静以待变,这年来反倒开始要匡扶宋室了,只亲近合他心意的文煌伦、智严,还有包永年等人。家里人去劝,反倒被骂不孝。

    九十多岁的人瑞,活着已经千中无一,可以认得人更是难得,都不指望他还能思维清晰。可文彦博真不算老糊涂。文及甫曾让儿子装成赵氏忠臣去附和,却被一眼识破,赶了回来。

    不过文彦博早已不管事了,管了二十年家的文及甫,只要不想让文煌伦见祖父,只是一句话的事。甚至开祠堂,召集族人,把要害文家九族尽灭的文煌伦处置了,也不会费多少口舌。

    “廿一,你先回去吧。这一回章暮么Σ簧伲?ズ煤醚∫谎。?庑┠暌部嗔四忝橇恕!?/p>

    “三十怎么办?”

    “他选的路,结果只能由他承担。”

    文煌仪还想说话,看到文及甫的脸色,把话吞了下去。文煌伦做的事,他也知道一点。要保文家安泰,文煌伦真的是无可挽回。

    目送文煌仪脚步蹒跚的离开,文及甫的视线,又越过湖面,落向对岸的楼阁上去。

    子侄辈顾念兄弟之情这是好事,他文及甫何尝没有。可他们都要把全家性命拿去给人陪葬了,这让文及甫如何顾念亲情。

    文及甫暗自轻叹,“可惜啊。”

    看不到文煌伦成功的可能性。就算是拿全家人命去换,文煌伦都没有成功的机会。

    文及甫还留着文煌伦,只是为文家得到更多好处。

    “来人,备车!”转过身,叫来下人。

    就在文煌仪过来之前,文及甫刚刚收到一个来自京城的消息太子病危,疑为人下毒。

    乍听到这个消息,文及甫差点懵掉,等清醒过来后,又哈哈大笑起来。

    ‘韩冈啊韩冈,你没想到你选的这个盟友如此愚蠢。’

    文及甫并不觉得这是章??碌氖帧?/p>

    现在要解决一个皇帝的办法太多了。直接从议会那边下手。让皇帝登基再退位。能费多少事?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韪?才几岁的孩子,有必要那么难看?

    但离开京城的时候,连一点准备都不做,竟然让人给太子下了毒。

    章??崭捍竺??铺煜轮?u??嗄辏?戳?唇?腔?奶?佣蓟げ蛔。?弈芰礁鲎指窃诹成希??床坏簟?/p>

    京城里面真的是暗流汹涌,保皇一党一直都在虎视眈眈。

    章??舫挪蛔。??杂衷对诠匚鳎?挡欢湍芨??堑昧耸啤?/p>

    章??龃蹋?兰挝视龃蹋?褂姓庖换鼗实弁蝗环2 u饧讣?拢?屑渫巡豢?上怠?/p>

    不过这跟文及甫无关,不,有关,京城中的保皇党闹得越凶,文家就越安泰章??秃?员匦胂劝哺??遣判小?/p>

    片刻之后,文及甫乘车离开了家中,前去拜访韩冈。

    仅仅从章??抢锏玫胶么Γ?募案?醯没共还欢啵?抑凶拥苌习偃耍?淮蛉肓聿崾?茨辏?哪堑悖?睦锕环峙傻摹?/p>

    刺客之事,再加上太子之事,完全可以从韩冈那边再弄些好处,即使不能做官,工厂和商会里面总能安插进一点人手。

    文及甫带着期待,赶到城西的柳树大营,递上帖子求见韩冈。

    很快,营内出来一人,把他迎了进去。

    来人自称韩锬。文及甫认识他,是韩冈的第三子,听说继承了其父的学问。

    韩冈是天下闻人,有人甚至奉承他是不世出的贤才,他的儿子也有许多传闻。

    韩冈的儿子许多,传说成年和接近成年的四个儿子,老大韩钲继承了韩冈理事之才,在关西参与主持雍秦商会,次子韩钟,继承了韩冈的兵法,在对辽战事中崭露头角,三子学问精深,经常在各色期刊上发表文章,四子则跟韩冈一般容易惹是生非,武艺尤其出色。

    韩冈遣子出迎,这让文及甫的期待又高了一层。

    真的是要有竞争。

    章锤?撕么Γ??砸偷酶冻龈?唷?/p>

    如果是在过去,肯定没有这种好事,但先是皇帝死了,紧接着又是几次刺杀,现在又有太子为人谋害,章捕置妫?蠓降萌萌讼渤鐾?狻?/p>

    而韩冈又何能例外?

    文及甫并不自大,甚至可以说有自知之明,但眼下的局势真的是对文家太有利了。

    文及甫被韩锬领着,一路到了一间屋子中。

    屋内空着,韩锬进来便让人上茶上水。

    一路上,文及甫跟韩锬搭话,发现韩冈的三儿子,待人处事不是很圆滑,有些书呆子气。说话连点抑扬顿挫都没有,感觉接待人的对话,像是硬生生背下来的。

    排除掉为韩冈儿子吹嘘的成分,传闻倒是有几分真相。

    请了文及甫落座,韩锬也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文及甫大感诧异,韩冈呢?

    韩锬直率的说,“文员外勿怪,家严有事,今日让小子代为接待。”

    文及甫顿时变了颜色,韩冈不来,遣了毛头小子来,这也太侮辱人了。想发作,却又不敢,只能冷笑,“令尊贵人事忙啊。”

    韩锬看不懂脸色一样,“家严的确忙,所以让小子接待员外。”

    韩冈这个儿子是读书读呆了吗,连话都不会说。

    文及甫正想再讽刺两句,却听韩锬问,“家严又让小子问一下,员外是为文煌伦而来,还是为太子而来?”

    就像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整个人光着身子站在冰雪中,文及甫鸡皮疙瘩起了满身。

    韩冈什么时候知道的?他知道了多少?韩冈是打算要挟文家?

    文及甫脑袋里转着各种念头,想问又不敢问。

    “贵府与贼人勾连之事,家严尽知。没有派人上贵府抓捕,主要是看在老太师的份上,不想让老太师晚年不安。”

    “家严还说,章相公觉得你们京西高门还有点用,但他跟章相公的看法不一样。”

    “而且看章相公昨日刚走,今日员外就来拜访,家严的看法的确没错这一句是小子说的。”

    韩锬用着他那没有多少起伏的音调,说出长长一段刻毒的话,文及甫呆若木鸡,韩冈眼里根本就没有文家吗?!

    “对了,”韩锬端起茶盏,脸色平静,“忘了请员外喝茶。”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